中工娛樂(lè )

王霜與大涼山足球少女的一周

來(lái)源:新華每日電訊
2024-06-27 15:14

原標題:王霜與大涼山足球少女的一周

新華每日電訊記者陳地

六月的清晨,瓦吾小學(xué)和它的“玫瑰夢(mèng)想球場(chǎng)”被薄霧籠罩。伴著(zhù)霧里的露珠和新鮮的空氣,數十個(gè)十來(lái)歲的女孩在球場(chǎng)上跑步、抬腿、拉伸……球場(chǎng)的一邊,“青青的草地,圓圓的足球,小小的我們,大大的夢(mèng)想”二十個(gè)紅色大字赫然醒目。

四川省涼山彝族自治州昭覺(jué)縣,由于交通不便、自然資源匱乏,曾長(cháng)期是我國最貧困的角落之一。瓦吾小學(xué)便坐落于昭覺(jué)縣海拔2700米的高半山上,這里常年云霧繚繞,因此又名“云端小學(xué)”。2015年,在校長(cháng)曲比史古的帶領(lǐng)下,學(xué)校成立了第一支足球隊,2018年,又組建起女足球隊。目前,學(xué)校200多人中半數以上學(xué)生參與足球訓練,其中有從一年級到六年級的數十名女孩。

就在這個(gè)夏天,國家女足隊員王霜走進(jìn)這里,與大涼山的足球少女度過(guò)了美好而又難忘的一周。

“畫(huà)里的人”來(lái)了

瓦吾小學(xué)的墻上,掛著(zhù)十余幅足球明星的照片,王霜便是其中之一?!拔乙郧霸诎职值氖謾C上看到過(guò)王霜的視頻,她技術(shù)好,人也很酷,是我的偶像!”約則伍支表示,在得知王霜要來(lái)的前一夜,她激動(dòng)得沒(méi)睡著(zhù)覺(jué)。

14歲的約則伍支是瓦吾小學(xué)女足的隊長(cháng),六年級的她即將畢業(yè)進(jìn)入中學(xué)?!八毲騼赡甓嗔?,身體素質(zhì)好,肯吃苦、敢下地,是我們球隊的守門(mén)員,很厲害的!”校長(cháng)曲比史古評價(jià)道。

在“云端”的瓦吾小學(xué),網(wǎng)絡(luò )在孩子們中并不算普及,他們大多去過(guò)最遠的地方就是縣城,對于中國女足和王霜都并不了解?!拔掖舐暩麄冋f(shuō),就是墻最左邊那個(gè)畫(huà)里的人來(lái)了,哈哈!”約則伍支不停地感慨。

約則伍支告訴記者,她媽媽目前在外務(wù)工,家里有爸爸和三個(gè)哥哥,當初得知她練足球都皺著(zhù)眉直搖頭?!疤貏e是我當守門(mén)員,經(jīng)常膝蓋受傷出血,有一次受傷都走不了路。他們便堅決反對我再踢球,不過(guò)我覺(jué)得只有在踢球時(shí)才是最放松、最快樂(lè )的,他們最終沒(méi)拗過(guò)我?!奔s則伍支笑著(zhù)說(shuō)。

作為在山上的孩子,能到縣城的省重點(diǎn)中學(xué)昭覺(jué)中學(xué)讀書(shū)是他們每個(gè)人的目標。據曲比史古介紹,目前約則伍支已通過(guò)該校足球特長(cháng)考核,只要小學(xué)順利畢業(yè)便能去到昭覺(jué)中學(xué)就讀。

“我就希望把踢球堅持下去,然后繼續讀高中、讀大學(xué),如果不能成為職業(yè)的足球運動(dòng)員,我也想回到這里,做一名教練和老師?!奔s則伍支一臉認真地說(shuō)出了自己的夢(mèng)想。

幾天下來(lái)跟著(zhù)王霜姐姐訓練,約則伍支學(xué)習和收獲了很多,感覺(jué)離自己的足球夢(mèng)想更近了。

最純粹的熱愛(ài)

清早從成都出發(fā),傍晚時(shí)分,王霜終于來(lái)到了瓦吾小學(xué)。往期的“追風(fēng)探訪(fǎng)”,有老一代的“鏗鏘玫瑰”孫雯、劉愛(ài)玲,有前女足主帥水慶霞,還有新一代的女足國腳萬(wàn)佳瑤……這一次,三年來(lái)一直作為“追風(fēng)大使”關(guān)注著(zhù)女孩們成長(cháng)的王霜,想做些不一樣的事。

“過(guò)去很多時(shí)候由于時(shí)間有限,和孩子們見(jiàn)面就一堂課,很匆忙。這段時(shí)間國家隊沒(méi)有比賽任務(wù)和集訓,我效力的英超球隊熱刺也在休賽期,我想沉下來(lái)好好陪陪山里熱愛(ài)足球的孩子們,對我來(lái)說(shuō)也會(huì )是一種經(jīng)歷和成長(cháng)?!蓖跛f(shuō)。

原計劃每日從縣城往返學(xué)校,但知道要經(jīng)過(guò)蜿蜒的山路、單程開(kāi)車(chē)要一個(gè)小時(shí)之后,王霜決定:住在學(xué)校,省去不必要的時(shí)間消耗。校長(cháng)曲比史古興奮地騰出學(xué)校僅剩的一間空房——圖書(shū)室,舊沙發(fā)上鋪張床單,就成了王霜這一周的住所。

“一天三至四練”,當聽(tīng)到孩子們每日的訓練計劃時(shí),王霜有些驚訝?!昂芏喑抢飳?zhuān)門(mén)練球的孩子都很難有這樣的持續性,她們卻在堅持這么做,我很感動(dòng)?!鄙衔?點(diǎn),曲比史古鄭重地把他平常帶領(lǐng)的4至6年級近20名女足球員未來(lái)一周的“訓練權”交給了王霜,“小王指導”的第一堂課開(kāi)始了。

與大涼山許多小女孩一樣,隊員們靦腆又害羞?!霸趫?chǎng)邊角落干什么,到中間來(lái)?!薄按蠹翌嶎嵡?,球落地也沒(méi)關(guān)系,繼續就好?!蓖跛舐暤刂笓]著(zhù)。也許足球是這些內向少女最大的快樂(lè ),不一會(huì )兒,“小王指導”和孩子們打成了一片,球場(chǎng)上便響起歡聲笑語(yǔ)。

除了日常訓練,王霜還親自下廚為全校師生做飯?!拔彝ο矚g做飯,以前也經(jīng)常做三四個(gè)人的飯菜。但兩百多人吃,要用這么大的鍋和這么大的勺,還真累呀?!蓖跛贿吶嘀?zhù)胳膊,一邊笑著(zhù)說(shuō)。幾天的時(shí)間,王霜已經(jīng)成為孩子們親近和信賴(lài)的“大姐姐”。

“和她們在一起,我總會(huì )想起那個(gè)20年前的自己。下課了,教練還沒(méi)有來(lái),但我已經(jīng)飛奔到球場(chǎng)自己練了起來(lái),這就是對足球那種純粹的熱愛(ài)。這次女足沒(méi)能去到巴黎奧運會(huì ),我真的很遺憾,也很迷茫,但在她們身上,我又看到了我們女足未來(lái)的希望?!蓖跛f(shuō)。

“這些天來(lái)我覺(jué)得她們的接受能力都很強,也有一些天賦不錯的孩子。更重要的是,她們是一群那么愛(ài)踢球的女孩兒,比賽輸了會(huì )不開(kāi)心,贏(yíng)了會(huì )笑得合不攏嘴。足球,帶給她們的是快樂(lè )?!?/p>

“社會(huì )對女足的關(guān)注始終很難像男足那樣,(女足)市場(chǎng)化發(fā)展很緩慢。所以我覺(jué)得真正做到‘體教融合’對女足運動(dòng)發(fā)展十分重要?!蓖跛硎?,希望更多中學(xué)、大學(xué)擁有自己的女足隊伍,形成階梯式的聯(lián)賽機制,讓更多女孩在學(xué)習文化知識的同時(shí),也能堅持對足球的熱愛(ài)和夢(mèng)想。

更多的選擇和可能

瓦吾小學(xué)足球發(fā)展到今天,校長(cháng)曲比史古功不可沒(méi)。21年前,學(xué)校只有4名學(xué)生和他自己一個(gè)老師,而今天,這個(gè)“云端小學(xué)”有了200多名孩子和14位老師,甚至還擁有了較為正規的球場(chǎng)和兩名專(zhuān)職足球教練。

“我選擇搞足球的原因就是想看到孩子們開(kāi)心?!鼻仁饭耪勂鹱约旱某踔?,“我們這里的孩子大多都是留守兒童,足球幾乎是他們唯一的玩具,我希望他們能在足球上找到快樂(lè ),找到自信,開(kāi)心、健康地成長(cháng)?!?/p>

二十出頭、剛考過(guò)教練員E級證書(shū)的龍彥君和拉爾拉者在兩個(gè)月前成為了學(xué)校的專(zhuān)職足球教練,主要負責低年級孩子的選拔和訓練。孩子們渴望的眼神、對足球的熱愛(ài)讓他們一天三到四場(chǎng)的訓練絲毫不敢懈怠。

“孩子們真的很聽(tīng)話(huà),有時(shí)候我卻很內疚、很惶恐,覺(jué)得自己能力不足,沒(méi)有新的內容去教他們。我就馬上去網(wǎng)上找、去學(xué),他們在進(jìn)步的同時(shí)我也感覺(jué)自己在提高和進(jìn)步?!饼垙┚蛴浾叻窒砹俗约哼@兩個(gè)多月來(lái)的感受。

“王霜這次過(guò)來(lái),讓孩子們很受鼓舞,感受到榜樣的力量。再加上我們現在有了新一代的年輕人過(guò)來(lái)做教練,新鮮的血液也讓我更有信心了?!鼻仁饭耪f(shuō)。

他坦言:“我們學(xué)校的孩子都來(lái)自附近,選材面窄,盡管長(cháng)期訓練但最終想成為職業(yè)球員還有不小的難度。不過(guò)他們擁有一項足球特長(cháng),就更有機會(huì )走出大山,去到更好的中學(xué)甚至大學(xué),這也會(huì )給他們的未來(lái)多一個(gè)選擇和可能?!?/p>

一周的時(shí)間很快,轉眼就到了分別的時(shí)候。女孩們排著(zhù)隊站在校門(mén)口作別,王霜快速鉆進(jìn)車(chē)里,不讓傷感的情緒蔓延?!斑@次我來(lái)是想帶給她們快樂(lè ),沒(méi)想到她們也帶給了我許多意想不到的快樂(lè )和體驗?!?/p>

下山的路曲折而顛簸,王霜沉默了許久,“我想她們就算沒(méi)有成為專(zhuān)業(yè)運動(dòng)員,也一定可以通過(guò)足球培養和塑造屬于自己的精神”。

新華社成都6月25日電

責任編輯:尹文卓

媒體矩陣
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信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博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抖音號

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億萬(wàn)職工的網(wǎng)上家園

馬上體驗

關(guān)于我們 |版權聲明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 | 網(wǎng)絡(luò )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
Copyright ? 2008-2024 by www.8858151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掃碼關(guān)注

中工網(wǎng)微信


中工網(wǎng)微博


中工網(wǎng)抖音


工人日報
客戶(hù)端
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