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工娛樂(lè )

如何在“行走的課堂”學(xué)到“真東西”

來(lái)源:中國青年報
2024-06-28 08:50

原標題:如何在“行走的課堂”學(xué)到“真東西”

中青報·中青網(wǎng)見(jiàn)習記者 陳曉 蔣繼璇 記者 黃沖  

作為旅游、教育深度融合的新“風(fēng)口”,研學(xué)的市場(chǎng)熱度居高不下。今年暑期臨近,多地中小學(xué)和機構已啟動(dòng)暑期研學(xué)游報名,研學(xué)游即將迎來(lái)高峰。然而,研學(xué)游火熱背后,走馬觀(guān)花、虛假宣傳、專(zhuān)業(yè)欠缺等亂象依然存在。本該“細嚼慢咽”的研學(xué),為何變成了“特種兵式旅游”?在研學(xué)游中如何實(shí)現真“研”真“學(xué)”?記者對此進(jìn)行了調查采訪(fǎng)。

“細嚼慢咽”的研學(xué)變成“特種兵式旅游”

今年“五一”假期,河北某中學(xué)學(xué)生王辰和同學(xué)來(lái)北京研學(xué)。根據學(xué)校發(fā)放的研學(xué)旅行手冊,他們此次研學(xué)行程包括:清華大學(xué)或北京大學(xué)、故宮博物院、國家博物館、長(cháng)城、天壇公園、頤和園或圓明園、環(huán)球影城、南鑼鼓巷。

但5天時(shí)間里,他們只去了6個(gè)地方?!懊刻斐伺恼?,就是草草瀏覽,感覺(jué)沒(méi)收獲什么知識?!蓖醭接行┻z憾地說(shuō)。國家大劇院參觀(guān)時(shí)間原定兩個(gè)小時(shí),被縮減到10分鐘,他們甚至連二樓都沒(méi)上去,老師就通知要集合了。

為什么本該“細嚼慢咽”的研學(xué),變成了“特種兵式旅游”?王辰報名的研學(xué)游機構為了節約成本,將酒店定在距離景區幾十公里的郊區小鎮,他們大部分時(shí)間都花在了路上。早上6點(diǎn)洗漱、吃飯,7點(diǎn)出門(mén),即使不堵車(chē),最快也要9點(diǎn)到達景點(diǎn)。一天下來(lái),花在來(lái)回路上的時(shí)間就要4個(gè)多小時(shí)?!坝巍笔浅浞至?,并沒(méi)有“學(xué)”到多少。

端午假期,五年級的陳鵬宇和班里39名同學(xué)來(lái)到山東濟南進(jìn)行為期3天的研學(xué)游。在山東博物館和山東科技館,他遇到了很多同樣前來(lái)研學(xué)的學(xué)生。

“很多時(shí)間都耗費在漫長(cháng)的排隊等待上?!标慁i宇說(shuō)。進(jìn)入場(chǎng)館后,不少同學(xué)跟在隊伍后面無(wú)所事事,有的干脆席地而坐,聊天、玩手機。

來(lái)自江蘇大學(xué)的閔琪也有同樣感受。去年,她與50多名同學(xué)一起參加了為期一周的研學(xué)項目。大家明顯感到“趣味性有余而知識性不足”。閔琪說(shuō),她和同學(xué)們更想通過(guò)研學(xué)得到學(xué)術(shù)和知識上的提升,但課程設置不太合理,“只參觀(guān)了一些景點(diǎn)”。最后,在同學(xué)們的強烈要求下,學(xué)校又臨時(shí)增加了專(zhuān)業(yè)課程,滿(mǎn)足大家“學(xué)”的需求。

“學(xué)和游最大的區別在于,學(xué)有明確的教學(xué)目標?!睆偷┐髮W(xué)旅游學(xué)系教授張朝枝表示,很多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之所以達不到消費者預期,是因為一些研學(xué)游不是從教育角度出發(fā)設計的,有時(shí)甚至只是為了“哄孩子開(kāi)心”。

有導游充當“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”

作為兩個(gè)孩子的媽媽?zhuān)瑒④畿缃?jīng)常帶孩子游歷四方、增長(cháng)見(jiàn)識。去年,她在南京博物院遇到了一群前來(lái)研學(xué)的孩子,大部分學(xué)生在一邊玩手機,極少數同學(xué)認真聽(tīng)講解。她站在邊上聽(tīng)了一會(huì )兒,“感覺(jué)講解的內容雖然很好,但不太適合小學(xué)生,有些地方我也聽(tīng)不懂”。

劉茜茜認為,一些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關(guān)注到消費者對于“學(xué)”的需求,也會(huì )安排文博、科教等內容的路線(xiàn),教育形式是到位了,但對內容卻“研磨”得不夠精細,沒(méi)有切實(shí)考慮研學(xué)內容與學(xué)生認知是否匹配。

“我們每40個(gè)學(xué)生配一個(gè)導游和一位帶隊老師?!标慁i宇說(shuō),大部分游玩時(shí)間里,缺乏老師的管理和帶領(lǐng),同學(xué)們都是自由活動(dòng),有人索性找個(gè)角落打起游戲。

原國家旅游局發(fā)布的《研學(xué)旅行服務(wù)規范》于2017年5月1日實(shí)施,明確了研學(xué)旅行的服務(wù)細節。研學(xué)旅行的承辦方需要為研學(xué)旅行活動(dòng)配置一名項目組長(cháng),至少一名安全員、研學(xué)導師和導游。

記者在采訪(fǎng)中了解到,不同機構師生配比不一樣,一般在1∶10到1∶20。有時(shí)并不會(huì )分別配備這幾類(lèi)人員,往往是一人承擔多個(gè)角色。

師資配備中,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的作用至關(guān)重要,要負責學(xué)生在旅行過(guò)程中的教育,幫助學(xué)生獲得有益的知識和經(jīng)驗。2019年,中國旅行社協(xié)會(huì )發(fā)布了《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(中小學(xué))專(zhuān)業(yè)標準》,明確了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的術(shù)語(yǔ)和定義、專(zhuān)業(yè)態(tài)度、專(zhuān)業(yè)知識、專(zhuān)業(yè)能力等。2022年,該職業(yè)被人力資源和社會(huì )保障部納入新修訂的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(yè)分類(lèi)大典》并在今年被更名為“研學(xué)旅游指導師”。

記者采訪(fǎng)發(fā)現,很多研學(xué)團并未配備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,還有的讓導游來(lái)充當指導師。家長(cháng)和學(xué)生對此并不了解,很少會(huì )查看研學(xué)團的師資情況。目前市場(chǎng)上的“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”,存在管理機制不清晰、準入門(mén)檻低、素質(zhì)參差不齊等問(wèn)題,很多是導游轉行。

張朝枝認為:“研學(xué)旅行指導師不僅要懂旅游,更要懂教育。例如,會(huì )利用現場(chǎng)環(huán)境教育、引導學(xué)生,開(kāi)展互動(dòng)式教學(xué)等,不是簡(jiǎn)單的旅游講解?!彼ㄗh師范類(lèi)大學(xué)將研學(xué)旅行指導作為重點(diǎn)方向拓展,“我們的教學(xué)方式應該多元化”。

在一些研學(xué)游中,安全員和隊醫同樣“缺位”。王辰講述,因為沒(méi)有隊醫,研學(xué)過(guò)程中有學(xué)生出現崴腳等意外情況,只能原地休息。閔琪也稱(chēng)研學(xué)團中沒(méi)有醫務(wù)人員,曾有學(xué)生外出時(shí)被車(chē)輛剮蹭,只能聯(lián)系帶隊老師趕到現場(chǎng)處理。

“要將研學(xué)游當成一門(mén)課程來(lái)設計”

研學(xué)游如何保證真“研”真“學(xué)”?在張朝枝看來(lái),好的研學(xué)游在產(chǎn)品設計上,要體現明確的教育理念?!耙獙⒀袑W(xué)游當成一門(mén)課程來(lái)設計”,設計者要清晰地了解研學(xué)的教學(xué)目標是什么,核心知識點(diǎn)怎么選擇,用何種方式呈現,“只有明確了這些,才能讓學(xué)生從中獲得教益”。

據《深圳特區報》今年5月報道,深圳市部分區正開(kāi)展青少年研學(xué)體系建設試點(diǎn),組織團隊對省內外主要研學(xué)點(diǎn)位及研學(xué)資源進(jìn)行實(shí)地調研,梳理不同主題陣地,聯(lián)動(dòng)研學(xué)基地、行業(yè)協(xié)會(huì )、愛(ài)心企業(yè)和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制定路線(xiàn),保障研學(xué)路線(xiàn)合理、研學(xué)師資專(zhuān)業(yè)。

來(lái)自深圳中學(xué)的孔芷晴老師今年6月帶隊參加了高一年級的研學(xué)實(shí)踐游,該項目由學(xué)校和旅行社合作舉辦,高一學(xué)生自愿報名,費用是1888元食宿全包,無(wú)額外收費。

對于這5日的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設計,學(xué)校下足了功夫??总魄缯f(shuō),學(xué)校提供了3條不同的省外研學(xué)路線(xiàn),她所在班級抽到了去長(cháng)沙進(jìn)行紅色教育主題路線(xiàn),包含農村實(shí)踐與城市參觀(guān)。

在紅色教育基地,學(xué)生被分組安排至農戶(hù)家中住宿,睡大通鋪、抓魚(yú)野炊、開(kāi)展田野調查、參觀(guān)歷史文化遺跡,充滿(mǎn)鄉土情的實(shí)踐對學(xué)生來(lái)說(shuō)是一次難得的體驗。

孔芷晴很認可這次實(shí)踐教育的意義,“通過(guò)這樣的體驗,學(xué)生會(huì )有更深刻的印象,增長(cháng)更多技能、學(xué)到更多知識”。

與同學(xué)結伴而行的研學(xué)體驗留下了寶貴的“青春記憶”??总魄缰v述,此次研學(xué)游往返都是火車(chē)出行,車(chē)廂里,孩子們一起高歌歡笑、談天說(shuō)地,“和這么多同齡人一起,會(huì )有和家人出行時(shí)沒(méi)有的樂(lè )趣,是難忘的青春記憶”。在研學(xué)過(guò)程中,孔芷晴發(fā)現班上的同學(xué)變得堅強、自立,也增強了團結協(xié)作的團隊意識,“解決問(wèn)題的能力變強了,同學(xué)之間的感情更深厚了”。

閔琪認為,由學(xué)校把關(guān)的研學(xué)項目比較“靠譜”,學(xué)校能牽頭搭建更好的學(xué)術(shù)平臺,他們之前研學(xué)游享受的資源都是當地高等學(xué)府的重點(diǎn)課程、優(yōu)秀教授?!叭绻俏覀冏约撼鋈ネ?,一方面,可能無(wú)法碰到這么多年齡相仿又志趣相投的朋友,產(chǎn)生熱烈的思想交流碰撞;另一方面,可能也無(wú)法在短時(shí)間內獲得這么好的學(xué)術(shù)資源?!遍h琪說(shuō)。

未來(lái)研學(xué)市場(chǎng)要良性發(fā)展,張朝枝認為,需要進(jìn)一步健全行業(yè)規范和加強專(zhuān)業(yè)人才培養。近幾年,教育部多次下發(fā)通知,要求各地教育部門(mén)對研學(xué)游嚴加管理。部分地區開(kāi)始對研學(xué)旅行進(jìn)行更為詳盡的監管和指導。

“消費端的要求提高了,市場(chǎng)才會(huì )作出改變?!睆埑ㄗh,消費者要想得到良好的研學(xué)體驗,需要比研學(xué)機構“先行一步”。家長(cháng)和學(xué)生要增強對“研學(xué)游”市場(chǎng)的了解和判斷力,明確自身研學(xué)目的,選擇合適的項目,以此“倒逼”研學(xué)機構提供更為優(yōu)質(zhì)的研學(xué)產(chǎn)品,讓研學(xué)游回歸教育本質(zhì),讓孩子獲得真正有意義的研學(xué)體驗。

(應受訪(fǎng)者要求,文中陳鵬宇、王辰、閔琪、孔芷晴為化名)

責任編輯:宋新雨

媒體矩陣
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信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微博號

  • 中工網(wǎng)抖音號

中工網(wǎng)客戶(hù)端

億萬(wàn)職工的網(wǎng)上家園

馬上體驗

關(guān)于我們 |版權聲明 |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 | 網(wǎng)絡(luò )敲詐和有償刪帖舉報電話(huà):010-84151598
Copyright ? 2008-2024 by www.8858151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
掃碼關(guān)注

中工網(wǎng)微信


中工網(wǎng)微博


中工網(wǎng)抖音


工人日報
客戶(hù)端
×